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科学养生

“血补

2019-04-04 07:55编辑:admin人气:


  硬脊膜穿刺后头痛(post-dural puncture headache, PDPH)是指由于穿刺导致硬脊膜破损而引起的体位性头痛症状,同时可伴有恶心、呕吐、畏光、复视和听力减退等。以往PDPH常规预防措施包括卧床休息、补液以及应用镇痛药物等,但效果不确切,由此产生的副作用反而可能给患者带来新的伤害。一旦发生PDPH可实施硬膜外血补丁(epidural blood patch, EBP)治疗,血补丁疗法被公认为治疗PDPH的金标准,其成功率为61~98%。然而,实施血补丁需要给患者进行再次穿刺,不仅引起患者精神紧张,也会增加中枢系统感染发生率。因此,临床上很有必要寻找一种有效预防PDPH的方法。早在1989年Colonna R在费城Hahnemann大学医院对刨宫产产妇行预防性硬膜外血补丁(preventive epidural blood patch, PEBP)。本研究作者也把预防性血补丁作为硬膜外穿刺误穿硬膜后预防头痛的常规手段,但缺乏非剖宫产患者行血补丁的研究。

硬脊膜穿刺后头痛怎么破?预防是根本

  为此,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麻醉与重症医学中心安建雄团队对此进行了六年的研究,研究对所有经腰椎蛛网膜下腔穿刺的慢性疼痛患者实施预防性血补丁,旨在观察其对硬膜穿次后头痛的预防效果。安建雄团队对2012年5月至2018年9月入院的所有接受蛛网膜下腔穿刺治疗的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共220例,根据穿刺部位分为枕大池穿刺组、颈椎穿刺组和腰椎穿刺组。腰椎穿刺组中根据是否实施预防性血补丁又分为预防组和非预防组。枕大池穿刺组、颈椎穿刺组和腰椎穿刺组穿刺部位分别为寰枕关节间隙、C7-T1间隙以及L2-4 间隙。所有患着均在监护下用22G(长度9cm)穿刺针行蛛网膜下腔穿刺注药,除预防组外其他病人立即拔出穿刺针;预防组则在注药结束后将穿刺针退出至黄韧带后再次穿刺至硬膜外腔,经患者静脉抽取10ml自体血,经穿刺针缓慢注射至硬膜外间隙。

  研究结果显示,枕大池穿刺、颈椎穿刺以及未实施血补丁的患者经腰椎穿刺后头痛的发生率分别为0、1.96%和8.63%。经腰椎介入穿刺而未实施预防性血补丁病人头痛发生率显著高于枕大池穿刺后头痛发生率(0 vs 8.63%, P = 0.029);腰椎穿刺后给予预防性血补丁后头痛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0.96% vs 8.63%, P= 0.008)。

  该研究提示,枕大池和颈椎蛛网膜下腔穿刺后头痛发生率很低,临床上可以忽略不予处理;经腰椎蛛网膜下腔穿刺后头痛发病率相对较高,预防性硬膜外腔血补丁可显著降低其头痛发病率。预防性血补丁具有无需对患者进行重复穿刺,不仅降低了患者头痛发生率,也有减少中枢系统感染和缩短住院时间等潜在益处。作者认为临床上可以常规使用。

  这一成果已经发表在最新一期中文核心期刊、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官方杂志《中国疼痛医学杂志》。第一作者为在读研究生张建峰,通讯作者为安建雄教授和李彤主任。安建雄认为,血补丁疗法一直是发达国家治疗硬脊膜穿刺后头痛的常规疗法,在我国由于过分担心硬膜外血肿等并发症,难以得到推广,很多腰穿检查后和剖宫产术后病人不得不忍受本可避免的痛苦。安建雄还透露,他的团队用血补丁疗法成功地治疗过很多其他原因引起的低颅压性头痛。“疾病预防重于治疗,任何时候预防都是医学的根本!”,安建雄在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专家简介:

  安建雄,医学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美国匹兹堡大学联合助理教授。目前从事麻醉疼痛与重症医学,研究方向为麻醉深度与认知功能;疼痛机制。从事股骨头坏死再生、失眠,盆腔痛等疑难病创新疗法的研究。

(来源:网络整理)







图说新闻

更多>>
揭杨幂的四大保养秘诀 快快get起来!

揭杨幂的四大保养秘诀 快快get起来!


返回首页